故乡的苦珠树

发布时间:18年07月18日 信息来源:兵团监狱管理局新闻中心 编辑:张杰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封生华

QQ图片20180717115827

离开故乡二十多年了,时光的流失中,有些事记不清了,有些人印象模糊了,但那棵长在稻田旁边的苦珠树(又名土地爷树),在我的记忆里却依然常青。

苦珠树是百年老树,四季常青,叶子椭圆,秋天结满花生米粒大的苦珠子,能吃、微苦。记得小时候,农村孩子缺吃少穿,苦珠树就像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一样。

春天,苦珠树长出新叶,比冬天更绿。鸟儿开始在树上筑巢。孩子们脱下缝满补丁的棉袄,从一间间木屋子不约而同地走了出来。三五成群的来到苦珠树下,抬头看树上的鸟巢。老巢旧,大、显零乱。里面不会有鸟蛋,小鸟。只有看上去小,精、显新色的巢,才有望有所收获。

见到新巢,孩子们就会争先恐后地爬上树去,看看里面有没有鸟蛋。如果有蛋,我们就会把它取下来,拿回家煮熟,一起分享。如果是小鸟,我们会把它带回家养起来。如果什么也没有,我们会摘一些树叶下来,用藤条把它串起来,或挂或披在身上,演野人,演树精玩。

记得有一次,小刚最先爬上树去,他还没有将小手伸向鸟窝里头,就哭开了。他一边哭一边喊“有蛇有蛇”。哭丧着脸从树上一骨碌滑下来。

自那后,我们知道了,蛇也在打鸟窝的主意。

QQ图片20180717115822

秋天,满树的苦珠子熟了。孩子们为了能填满肚子,有的爬到树上去摘,有的在地上捡。摘捡苦珠子也成了趣事。

秋阳下,苦珠子熟了,稻子渐黄。熟了的苦珠子坠落在水稻地里,急得孩子们在水稻地边团团转,不敢下地去捡。其实并不是怕下地,或弄脏了鞋。而是害怕守候在旁边的老奶奶。只要孩子们刚下地去,她就会手拿着一把细细的竹枝,一边喊一边追过来:“谁家的孩子啊,怎么这么不听话,把水稻踩倒了。”孩子们见状就会提着鞋子一哄而散。来不及跑的,就会爬到高高的苦珠树上去躲避。这时气得小脚的奶奶在树下大骂:“有种的你们就别下来。”

一支烟的功夫过去,小脚的奶奶还是一小步一小步的走远了。孩子们又从苦珠树上下来,立刻汇合,继续捡拾苦珠子,待各自装满小口袋,然后跑到一家去享受美味。

生火,洗苦珠子,烧苦珠子。我们做到分工明确,责任到人。待柴禾燃烧起熊熊的火焰,苦珠子洗干净后。我们先用小嘴将苦珠子咬破,然后丢入碳火,二三分钟之后,用铁夹子将其夹出,拍净碳灰,就你一颗我一颗的分享起来……

分享苦珠子的时光,一晃就过去了。我们都已长大,也有了工作,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QQ图片20180717115815

那年我回家探亲,正遇当年赶我们捡拾苦珠子的奶奶离世。晚上,我陪他的孙子送灯到那棵苦珠树下。说是这盏灯会照耀着奶奶在她生前走过的路上,重新走上一程,她会收回她所有的脚印。从此,她就忘了世上的一切,去了幸福的天堂。

回来的路上,奶奶的孙子,我童年时代的朋友,与我边走边说,讲他奶奶吃了不少苦,30多岁时,丈夫去逝。从此,一个人养育着他的父亲。他出生不久,他的父亲生病走了。3年之后,他的母亲得胃癌走了。他就靠年迈的奶奶带大。

听着听着,我流下了眼泪。我突然想到,苦珠树不仅是树,也是鲜活的生命,带着果实的苦,顽强的生长,守护着村庄的儿女们。而在它的下面不知道点燃了多少盏这样的灯啊,但我知道,这棵大树,将一直守望这着这个村庄。

供稿单位:塔门监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