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之间

世界很大,家很小

发布时间:18年08月20日 信息来源:兵团监狱管理局新闻中心 编辑:文豪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李忠

又是一个冬天,小城里飘满了白色的雪花。马路的站台上只有他一人在等车,九九新式警式制服、警号、警徽、警衔分外的耀眼,让他有一种想逃的感觉。也许,美丽的雪天里应该有一件紫色的风衣飘逸在马路的尽头。

当她骑车的身影刚拐到路头的时候,他就在犹豫要不要喊住她。也许是跟自己赌气,他想她一定会看见自己,但她却像一阵风,拐进对面的公司大院,消失了踪影。

近日,说不清楚是懊恼还是怨恨,他觉得和她不再是一对有缘的夫妻。双方似乎格外的不能容忍对方的那一点瑕疵,相互指责逐步升级到谁也不愿意理谁。

回到单位,他开始了交接班工作。“怎么休息回来气色那么不好,昨晚是不是又加夜班了!”说完,同事们都哈哈的大笑起来。

他觉得一点也不好笑。他当了十一年的监狱人民警察,亲眼目睹了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罪犯和改造情况,积蓄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经验,又对什么事都充满了一脸的轻松自如。十一年来,他习惯生活在两个世界里:一个充满人性、爱、温暖、安全的世界。一个冰冷、残酷、丑陋、卑劣、无情的世界。现在,他的前一个世界突然发生了偏差,一下子让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下了班在备勤楼刚躺下,他就开始想女儿了。他非常非常爱女儿,女儿那快乐无忧无虑的笑声,常常在他的耳畔萦绕,撩得他心里热烘烘的。按照往日的习惯,他总会在这时给家里打电话,和她闲扯了两句,然后话题就全在女儿的身上了。有时她也会把女儿叫过来和他聊上几句。自从有了女儿,他们很少再向对方互诉衷肠了。也许,女儿让他们没了那种必要。

可今天他却不愿意打电话回家,尽管他躺在床上半天也没有睡着。就这样煎熬着,迷迷糊糊的不知什么时候终于睡着了。可半夜里,他却被一个噩梦惊醒,就再也没有睡着,一直半醒半睡熬到凌晨七点接班。

到了中午,当班的他忽感到浑身说不出的难受,全身骨头开始酸痛起来,眼睛象烟熏一样的难受。“难道要发烧?”他心里想,这会儿要是在家多好,躺在舒适温暖的床上,等着她做的可口汤饭,身上一定不会那么疼痛的。突然,他发现自己的潜意识里强烈的渴望她对自己的关爱。

好不容易撑到下班,他饭也顾不上吃,早早地就钻进了被窝,可疼痛像毒蛇一样缠满了他的全身,让他再也没有一丝力气,爬起来给自己倒上一杯热开水。这个时候,他又想到了家,想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家。记得小时候自己发烧,妈妈总会坐在自己的身边,熬好白米粥,每勺都要亲自尝过后,才放到他的嘴里。那时候,他觉得生病是一件好事,可以看见大人焦急的围在自己的身边,可以闻着母亲身上那种特有的香味,既让人感觉到安全又温馨。然而,现在的他却连一杯热开水也喝不上。

等同事交班回来发现他在发烧,就帮他找来医生,又是输液又是吃药,一直到天亮,他的烧还是没有退去,医生就说:“如果输完液还不退烧的话,就赶紧去医院吧!”

这时,他突然混乱起来,觉得自己真的要病死了,女儿该会多么可怜啊!他终于忍不住,给她发了短信:“我病了,烧了39.5℃!” 很快,她就打来了电话,关切的问他,他说,他非常想见女儿!她安慰他道:“不要胡思乱想,多喝开水,按时吃药打针!”而后,女儿接过电话问:“爸爸,您怎么了?您发烧打针了吗?那天我到卫生所没有让妈妈陪,让护士阿姨在胳膊上打了一针,您说我勇敢不勇敢?”说完电话那头又响起了女儿快乐开朗的笑声。

女儿的话和笑声让他的心里涌起了一股股暖流,也让他感觉到大人的狭隘是那么的自私与愚蠢。原来使劲地吸着鼻子去闻,闻不到花香,可不经意的呼吸,却会发现花香扑鼻。爱也是一样的道理,太用力地爱,并不一定能得到爱。 如此一想,他的脑海里又灵光乍现的不安分起来了。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幸福的黄丝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