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沙塔河——我守护的地方

发布时间:20年10月12日 信息来源:南口监狱 编辑:饶勇志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高永阳 韩冠军

    三十年前,一对夫妇怀着对未来无限的憧憬牵着他们的孩子来到了祖国的大西北,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在一个最深入大漠腹地的团场里落地、扎根。

1

年幼的我尚不知道“新疆”二字所代表的意义。但是我知道那段岁月父母真是不容易,数九寒冬,我穿着厚重的棉袄裹着破旧的棉被坐在灌溉棉田的渠沟边,不远处点着一堆火,噼里啪啦火星迸进,傍边放着是带着冰碴的水壶,和几个焦黑的馒头。幼小的我抬头看不见父母的身影,烟雾缭绕中,不知是烟熏还是风寒,眼角竟有些酸涩的泪珠,小小的心里总是在问为什么要来这里?

渐渐的,我开始上学。那时候的夏天,记忆中是那样炎热。火辣辣的太阳下面人仿佛都在被炙烤,庄稼低下了头儿,父亲带着我和哥哥在田间地头打着梗子,用水泵往田地里抽水,那一片葱葱的深绿仿佛在告诉我丰收的前景。

一天的劳动,疲惫不堪的我躺在棉花地里睡着了。

高中的时候家里开始种枣树,30多亩的枣树地死了一半,母亲带着我和哥哥推着笨重的架子车,拉着满满一车带着土的枣树苗,车轮深深地陷在沙土地里,仿佛钉在地上无论我们怎样使劲都纹丝不动。就这样,一万多棵枣树苗一车一车的被我们拉了出来。那时候黄昏很美,夕阳很红,我想着快要高考,就要结束这样的生活了。

2010年高考我顺利的被湖南某一高校录取,并且也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师范专业,怀揣着改变家园梦想的我第一次坐上了火车。因为车次太少,很多次我都是站着往返在学校和家之间。怀揣梦想和对新生活期待。大学的日子过得很惬意,我时常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在新疆,你们是骑马上的学吗?”、“在新疆是沙漠多还是绿洲多?”诸如此类的问题层出不穷。

太多人对新疆充满了误解,让我急于想告诉他们真实的新疆是什么样,告诉他们我长大的地方是什么样的。我所认识的新疆是春天,播种完长出的新苗,有一望无际的绿色;夏天,隔着几条渠沟,我都能闻到瓜果的香甜;秋天,一片片泛黄的胡杨林装扮着整个世界;冬天,一堆堆厚雪可以让你肆意翻滚。

风沙肆虐,干旱异常,但是,艰辛的劳动一定会换来甜蜜的收获。这是一个付出就有回报的地方,哪怕贫瘠的只有一捧黄沙。正因为干旱,才有了新疆闻名中外的哈密瓜,正因为风沙,才有了屹立千年不倒的胡杨林。戈壁荒滩,却在父辈们汗水的浇灌中开满鲜花。这就是养育我的新疆,真正的魅力所在。

2013年,都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本着磨练意志,锻造自我的初衷,我在大学应征入伍,刚开始想去很多有特色的部队看看,甚至说想永远的留在部队。在决定的那一刻,我又一次改变了主意,选择回到新疆当兵。当兵的两年,我也终于明白故土在我心中的分量。

从小看着父辈艰辛努力到我最终选择回来,终于明白了“为何我的眼里常含泪水,是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也明白了父辈们留在这片亘古不变的荒原的理由。这片土地,我,不能选择离去。我要为这片美丽的土地证明。我们上课不是骑马,我们生活在绿洲,我们这里连盗窃的案件都很少发生………退役复学,一波又一波的招聘会,一场又一场的答辩,我的内心毫无波澜,我知道回疆的日子快了,新疆将是我成就人生,写意梦想,一展所学的山河大场。

如今,作为第二代留在这里发展的我们,我要好好教育子孙,告诉他们,新疆是“故土新归”, 是大美大爱之地。新疆的父辈们一代代相传的爱与守护的意义。

2020年,注定不平凡,不负众望,我也成为了一个父亲,为新疆添了一个孩子。

我守在这里,待你而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