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政务网 无障碍浏览

干菜情

发布时间:22年04月21日 信息来源:五家渠监狱 编辑:宣教处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侯秋棉

人在城市工作,成为离别家乡的游子,日子长了,每每泛起思乡的情绪,或为人发,或为物起,有时路过街边的土菜馆,闻到从饭馆中飘逸出的熟悉的菜香,就想起了妈妈做的拿手菜,干豆角烧肉,那种咸香,那种甘美的味道真勾魂。

 

在青黄不接的春季,回到家乡,每每还能吃上一顿各种可口的炒干菜,这是家乡的味道,父母的味道,更是一种乡愁。

记得过去每年入秋,母亲总会就地取材,晾晒各式各样的干菜,供一家人整个冬天到夏季新鲜蔬菜上架前食用。

母亲可是晾晒干菜的高手,不同的菜只要经过她的手,再用不同的处理方法,或晒前清洗,或晒前蒸煮,或晒前切片……

母亲最爱晾晒的就是豆角,因为干豆角永远是家里最受欢迎的干菜之一。当然母亲晾晒豆角也有她的秘诀,每年秋天母亲把从自家菜地吃不完的豆角采摘回来,先清洗,清洗时再一根根地检查挑选。然后烧开水,倒两勺盐,水开后再把挑选出来没有虫眼的豆角分批放进去,三分钟捞出来,挂在绳上,直到晾晒干为止。只有这样,晾晒的干豆角味道和口感才是最好的。

 

除了豆角,可以晾晒的干菜还有很多,譬如萝卜缨子,母亲时常讲起她们年轻时,每天能填饱肚子就是最开心的事,尤其是到了冬天连挖野菜的地方都找不到。为了能不饿肚子,每年立冬后,地里的萝卜就进入了收获的季节,很多人在收完萝卜之后,萝卜缨子就直接丢掉,殊不知这样简直是暴殄天物啊!外婆就带着年幼的母亲,把地里扔下的萝卜缨子捡拾回家,清洗晾晒。晾晒成干菜的萝卜缨子味道丝毫不比新鲜蔬菜差。现在虽然随时都能买到新鲜蔬菜,但是每年母亲依旧晾晒萝卜缨子,母亲用晾晒的萝卜缨子除了给我们包包子外,有时还配上点煮熟的黄豆,做成小咸菜,也相当下饭,而且比买的咸菜要更好吃。母亲做的萝卜咸菜一直伴随着我整个学生时代。

记得我怀孕那段时间,胃口一直不是很好,但唯一最能吃、最爱吃的就是母亲晾晒的干菜,香喷喷的,妙不可言,简直是一等一的菜肴。为了小宝宝不缺营养,母亲总是用干菜变着花样地做给我吃,干豆角炒肉、萝卜缨子炖鱼、茄子干炖肉……这样的吃法,对我来说是另有一番风味,嚼在嘴里有一种柔韧感,比应季的任何蔬菜都更有嚼头。

 

随着时光的流淌,我时常会想起儿时母亲晾晒干菜的景象,想起一家人围在一起吃干菜的情景,心里总觉得暖融融的。如今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一年四季都能品尝到新鲜的蔬菜,但我心中却始终期盼着疫情早日结束,盼望着尽快回到远在异地的母亲身边,品尝母亲亲手做的干菜饭。

如今,我离家远了。想念家乡之时,依旧喜欢吃着食堂打来的饭,就着妈妈做的菜干,吃着吃着,恍惚之间,自己就像小时候走丢一样,永远会循着原路,敲开院门,院子里,阳光普照,各种菜干静静地晾晒着。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