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深深忆亲恩

发布时间:18年08月31日 信息来源:兵团监狱管理局新闻中心 编辑:文豪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王伟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每每在媒体上看到别人母亲的身影,就时常会联想到自己的母亲,特别是在她的忌日,禁不住泪水涟涟。

距离母亲离世的日子已有两年的光景。可她的音容笑貌却依然停留在逝去前的日子,历历在目。都说时间会消磨一切的记忆,淡化所有的忧伤和痛苦,我也如是的想。

可现实却恰恰相反,母亲虽然离世,却让悲伤和思念在时间的长河中描绘着专属于她的印记,在光阴的陪伴下,越发的清晰。哪怕过去了两年,甚至更久远的时间,她离去带给我的是永远都无法抚平的伤痕。

两年来,我生活的每一天都有您的痕迹——眼前时常会浮现出您慈祥的脸庞,耳畔中会萦绕着您的笑声。

母亲在世时,尤其是她生命进入倒计时的那些日子里,我曾想象过她不在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我不再因母亲时常走丢而惶恐;再也不会为看到她病痛难耐时的脸而揪心难过;不再思虑她的病情是否加重时的担忧……

但是,母亲真的离去以后,我的生活里却没有出现过想象中的场景,满满的都是对她生前美好的回忆和浓浓的想念之情,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强烈。我只能通过对过往的回忆和想象她健在时的场景来延续我在孩提时代就扎根在心里对她的依恋,只能通过抚摸或凝视她曾经使用过的器物来维系我们母子在虚幻世界的对话和沟通。自从母亲走了以后,但凡遇见和她年龄相仿的老阿姨,就止不住的想要去亲近,仿佛可以抓住过往的美好与回忆。每一次与她们擦肩而过的瞬间,都会有一刻的晃神:如果是您该有多好!

18岁时,我在母亲不舍的目光中离开了河南老家,来到了遥远的新疆。在参加监狱工作以后,就很少回老家和她团聚,直到她患病以后,我才明白母亲对我的爱是多么的深沉和厚重。

母亲在她41岁时生下了我,因为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所以母亲对我格外的偏爱。她76岁时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症,犯病的时候痴痴傻傻,到处的走动,像是在寻觅着什么。

别人问她:“你一直的走,到底在找什么?”

她总是念道:“在找小儿子”。

母爱之所以伟大,不在于她有什么浓墨重彩、轰轰烈烈的事情,而只需细微的一个动作,一个呢喃的声音。特别是在2014年的冬天,她温暖着我的心田。

那一年,我回家省亲,正值母亲患病的日子。虽然只照顾了她20多天,却是我成年后难得与她相处的日子,时光静谧,平淡如水却记忆深刻。在母亲犯病期间,她谁都不认,不允许任何人动她的东西,仿佛那是珍宝,谁动她跟谁急,甚至还发脾气。直到有一天夜里,我才明白,她守护的,不是外在的事物,而是心中最温暖的牵挂。

那天夜里,朦胧间,知觉有些许异动,睁开眼,原来是母亲杵着拐杖在为我盖被子。她轻轻地拉过被角,慢慢地移到我的身上,又抽身慢慢地离去,整个过程没有发出很大的声音,但母亲一深一浅的脚步,似重锤踩在了我的心头。那一刻我才明白,哪怕她忘记了周遭的所有,却始终在心里潜藏着对儿女的牵挂和担忧,她守护的不是可以估价的物品,而是对子女最美好的记忆。

如是的事还有很多,都是在她去世以后,从停留在记忆深处不断翻腾、冒出来。

我在母亲眼里最值得骄傲的模样,是我到新疆当上警察时的样子,即便是在她弥留之际,都还叨念着在监狱值班的我。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她眼中的骄傲,因为职业的原因,未能陪她走过生命的最后一程,时至今日都还带着愧疚,甚至成了我终生的遗憾。

母亲的一生虽然短暂又平凡,可在我的眼里,她却是最伟大的母亲。她一生节俭朴实,和父亲一起,含辛茹苦的养育了我们兄弟姐妹五人,在那个物资贫乏的年代,供我们读书,为我们成家立业,那是一种怎样的艰辛!她耗尽韶华,一生的精力都奉献给了家庭,给予我们最伟大的母爱,为我们支撑起了温暖的家,给我们留下了一生享用不尽的精神财富和立命之本。

她教会了我做人的真理,传授了我生存的本领,教育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要树立信心并保持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她的谆谆教诲,使我一步一步走向成熟,成为了对社会有用的人。如今正当我要深深的报答她的养育之恩、让她安享晚年之时,却与我们天人永别。留下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离殇,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追悔和抱憾。

纸短情长,写不完母亲的酸甜苦辣;

舐犊情深,道不尽母爱的醇厚绵长。

 母亲,我只想对您说:“我爱您!今生做您的儿子,是我最大的幸福!如果有来世,请您还做我的母亲!”


   供稿单位:图木舒克监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