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难》写作手记:好故事需要被发现

发布时间:19年09月16日 信息来源:钟家庄监狱 编辑:饶勇志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吴政委

推荐阅读:《南,难》

《南,难》这篇文章里的故事,是我在兵团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参加警司警衔晋升培训班“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微论坛上听到的,讲述者是与我一同参加晋衔培训的花桥监狱民警彭志为。

微信图片_20190901224140

当你读完这篇文章的时候,你可能会感叹,文章真实动人。有时候写文章就是这样,除了作者写作能力之外,故事的本身就是一个好坯子。

好坯子和好文章之间还是有距离的,一个好故事并不一定能够成为一篇好文章,这其间的距离有多远可能还要因人而异。

素材好可能意味着纷繁复杂,意味着有多种路径可走,哪一条路是歧路,哪一条路是最佳的路,可能更需要仔细分辨。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本想从牛杰儿子打电话的这个视频舒展更多笔墨,讲几个民警的故事,我们自己不说困难,我只说民警夫妻之间相距有多远,家庭聚一次时间有多长,让读者去感受这个“难”。

但是,当我与彭志为单独交谈了解更多情况的时候,我发现有些故事不宜表述,禁区在上,所以我只选择了个别故事进行写作,在简单的诉苦辛酸中看到革命的浪漫和灿烂。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把自己置身其中,五年多的南疆工作生活经历,让我对南疆这片热土充满着特殊的情愫,文章的大部分内容来自于彭志为在微论坛上的讲述,我感同身受。

    关于监狱领导介绍那段,是我去年在兵局跟班学习期间到花桥监狱出差时,通过领导介绍和亲身体会到的,至今仍然记忆深刻。也正是这次出差,我认识了陈龙泉,闲聊之中得知他已把家安在了昆玉市。

文章里最大的泪点还是牛杰儿子打电话的那部分,也是这个小故事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这个小视频是牛杰爱人李萍去年9月发的朋友圈,时隔一年后被我获知。在征得李萍同意后,我决定把它写出来,告诉更多的人。

第一师南口监狱民警杨时梅看了文章后,夸赞我是生活的有心人,她说花桥监狱自己可能都没有发现这样的好故事。正在我单位(第八师钟家庄监狱)驻监工作的第八师监狱管理局狱政科徐震科长问我,文章是我写的吗?为什么文章里的事情我那么清楚?

这也是我写这篇手记的目的所在:好故事需要被发现。

文章初稿写完以后,我发给了兵局政治部宣教处常天平副处长审阅,他对文章的段落和内容给予了宝贵的修改意见,要求我,不出则已,出则精品。

关于文章标题也是再三斟酌:《更南,更难》《花桥民警:最南的我们不怕难》等都曾是备选标题,最后常天平副处长决定选用短标题《南,难》,摘要为:比南山更南,比困难还难,我们的名字叫浪漫。也印证了这篇文章所要表达在简单的诉苦辛酸中看到革命的浪漫和灿烂。

这篇文章我没有一稿多投,只投了“兵团监狱”微信公众号和政务网,我希望它能被更多的兵团监狱民警阅读,因为我觉得它就像一面镜子,读者是照镜子的人,同为兵团监狱系统的民警,通过阅读这篇文章,可以在一种比照中发现自己,甚至可以产生与他所读故事的共鸣。作为这篇文章的作者,我就是要用各种方式擦亮这面镜子,让每一个读者都能清晰的照到自己。

微信图片_20190915215947

    在兵团向南发展的时代背景之下,作为兵团监狱系统最南的一座监狱,《南,难》这篇文章是对花桥监狱宣传的一次有益尝试,我知道他们还有很多故事可说,很多故事可写。文章在“兵团监狱”微信公众号发表的当天下午,我收到了花桥监狱战友发来的私信:“你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深啊!我准备在昆玉市定居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