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监狱里的女警芳华:女儿对陌生人没有防备,时时守口如瓶

发布时间:19年07月29日 信息来源:剑语新兵 编辑:饶勇志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闫婵娟

很遗憾的是,正在进行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监狱系统司晋司警衔培训班(第二批)上,只有24名女警,占全部参训人员的7.7%,连一成都不到。

2019年7月27日上午,兵团监狱系统司晋司培训班(第二批)女警正在训练。

不争的现实是,在男子监狱警队里,留给女警的岗位并不多,也不会多。但也正因为她们的努力和付出,也才让各项工作有了更多靓丽的色彩。

在2019年7月23日至8月2日的11天里,巾帼不让须眉,她们的表现,可圈可点。下面这些故事,有的是培训战友,有的是工作标兵,她们的故事,都不简单——

90后女警周银梅

闪亮的国徽、挺拔的警装,一直都是周银梅这名90后姑娘的心之所向。好在,通过不懈努力,她终于圆梦阿拉尔监狱警队大家庭。

可就在她以为青春可以就此启航、梦想可以在此生长的时候,却发现有太多的羁绊——家人不支持,旁人不理解,遥远而陌生的环境……这一切都让她彷徨和不安。

犹豫不决之时,岗前培训座谈会给了她很多启迪和希望。

监狱领导的这番话,周银梅记忆犹新:选择自己喜欢的,喜欢自己选择的。我们工作辛苦且不为大多数人了解,但却有着重要的意义——高大上的说法是“灵魂改造工程师”,更写意的叫法是“守望者”。

守卫安宁,守望新生。这同样是光荣的事,同样值得自豪。

“人生总是在不断抉择,决定了就应勇往直前,永不言悔。”周银梅最终决定留下,跟大家一起并肩作战。虽然不能在监管一线工作,但她总能从亲切战友身上感受到工作的不易、坚守的乐观。

现在,她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外来妹”赵丹静

说起到男子监狱工作,尤其是到南疆基层一线工作,赵丹静有自己的“苦衷”——为了爱人,为了家。

爱人先于她到这边工作,赵丹静也就有了义无反顾的勇气与动力,带着年幼的女儿直接从河南考入兵团监狱系统,来到阿拉尔监狱工作。

双警家庭,最苦的是孩子。老人不在身边,一遇到停休或孩子放假,赵丹静和爱人只能把女儿委托给朋友帮忙照顾,时间一长,导致的结果令赵丹静很担忧:女儿对陌生人没有什么概念,对谁都没有防备。

更没想到的是,由于跟父母在一起的时间有限,孩子的不安全感要比别人都要多得多。

这也成了赵丹静和爱人的心头病。

无奈的是,目前似乎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她们夫妇俩最大的希望是,女儿快快长大。她也在利用各种机会,给予女儿更多的暖和爱。

面对无法给出答案的抉择,赵丹静和爱人显得有些不近人情——“我只能选择对不起女儿了!”

但大家都看在眼里,她的眼睛里、面庞上,写满了“愧疚”二字!

保密大姐文艳丽

在阿拉尔监狱,文艳丽可以称得上不少人的“大姐”。不仅仅是因为年龄,更因为沉稳。

文艳丽的岗位定在办公室,日常负责文件处理和保密相关工作。“保密无小事,责任重如山。”这是她常挂在嘴边的话。

她并不是这一领域的新兵,到现在已经干保密相关工作满20年。跟一些人面对重要任务、额外工作时的烦躁或恐惧不同,她更多时候是愉快接受、全力投入、一丝不苟。

地球人都知道,保密机要工作经常会遇到突发状况,不少战友都说,哪怕是凌晨深夜,哪怕是家中有生病的老人孩子,文艳丽都能及时投入战斗状态,对待工作,真的是无可挑剔。

坚持一年不难,坚持大半个从警生涯着实看出功力。可即便如此,文艳丽依旧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爱笑,跟战友们没有生疏距离感的作风,还有稳扎稳打的工作,成了战友们特别是新警学习的标杆。

南疆很远,沙漠很近;工作很难,坚守不易。在男子监狱警队里的女警们,承载了比别人更多的责任——来自工作的压力,来自家庭的重担,来自未来的担忧……

但恰恰是芳华绽放,再贫瘠的土地上都能多一些光彩,再荒凉的天地里都能多一些不凡。而这,跟培训班一直传递出来的理念很相像:定格战斗状态,不服输,保安全!


分享: